每年的器官捐赠纪念日,总有许多医院努力的汇整一年来感人案例,催化器官捐赠概念;然而相对于医疗院所的努力,主管单位空有良善立法却无有效落实,是内器官捐赠登录人数仍无长足进展的主因。

根据器官捐赠相关法令规定,只要年满二十岁的成年人就可以表达器官捐赠的意愿,若以2016总统大选的选民总数推估,在全国二千五百万人之中,可登录人数为18,782,991人,然而目前已登录人数才315,883人,约莫是1.7%的成年民众登录成为捐赠者而已。

根据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志工目前也是成大医学院博生研究生目前是精神科执业医师的周明辉表示,国内的器官移植相关法令已经算是非常完备,问题在于执行机关未予落实。

周明辉医师说,根据去(104)年修订的器官移植条例第六条规定,中央主管机关应责成中央健康保险署,并应会商户政单位或监理单位对申请或换发身分证、驾照或健保卡等证件之成年人,询问其器官捐赠意愿。 然而目前不论是户政机构或监理机构,在换发证件时,都没有向民众做这项询问。

另外一个问题则是国内仍存在着到国外购买器官的地下交易。而最大来源国则是和国人体质相近的中国大陆。

周明辉表示,同法第十二条规定,任何人提供或取得移植之器官,不能以有偿为之。同法第十六条也规定,违法者不论是在国境内外,一体适用;然而我国对于前往国外接受器官移植者,仍由健保提供如FK-506或环包灵等抗排斥药物,做为感染与排斥作用的预防和治疗所需,此举已明显抵触法令规定。

周明辉医师也以以色列为例指出,以色列是属西方世界较保守的国家,但是他们的法律一经提出后,就大力执行。光是在2008到2014年的执行成果,登录器官捐赠者的名单就增加了五成。

现任国健署署长成大教授李伯璋也表示,资料显示由2005年至2014年,有1267位去中国接受肾脏移植,427位接受肝脏移植,只有1位去接受心脏移植。而全世界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器官移植案例,是在如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和中国大陆进行的。显示这一类的情况不止台湾如此,其他国家也面临相同状况。器官移植牵涉到的是捐赠者和受赠者的人道问题,大陆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也宣布,中国器官移植将进入以公民自愿捐献为唯一器官来源的历史新阶段,也会针对违反规定的医院予以严厉处罚。这使得国内病人前往大陆接受肾脏移植已由最多一年250人减少至去年22人,肝脏则由66人降至去年的9人,可预期境外移植将成为历史名词。

只是不论所移植的器官是否来自死刑犯,根据我国法律与世界各国相关规定,只要是有偿取得,就属违法。因为这是人道的最低标準,生存权是不能以经济力量来剥夺的,不论贫富,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同一种标準的生存权利,这也是器官买卖在全世界都是明文禁止的原因所在,只是执法单位会因为某些原因出现执行程度的落差。而在境外移植的管道逐渐限缩的同时,如何兼顾等待器捐移植患者的需求和对生存的基本权利,就是推动器捐风气的单位无可旁贷的责任。

目前法令规定,对于同意器捐的家属,可予以补助丧葬费用;补助标準是眼角膜捐赠补助新台币五万元,其他器官及多重器官捐赠者,可补助丧葬费用十万元。这样的补助费用,相较于因为无法得到器捐而必须以其他方式维持生命的费用相对低很多(例如洗肾),是否研究在不成为买卖器官氛围下,提高丧葬补助或是加强在医院内的宣导以及行政单位落实法令要求,都可能是进一步开展我国器官捐赠的範围和增加捐赠者意愿的可行之道。

周明辉强调,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台湾人都非常具有爱心,看到有人受苦都会想要挺身而出,相信只要不断的宣导和推广,器官捐赠的观念一定会打破传统的思维,成为普世价值。因为器官捐赠是用另外一种形式来延续已无法救治的亲人生命的唯一方法。相信在另一个人身上,看到往生的亲人器官被有效运用甚至成为挽救另外一个生命的唯一希望,任谁都为此而受感动,并且也是体现往生者崇高价值的唯一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