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3日讯/独家报导)商用车辆执照(PSV)执法于周六(12日)正式展开,许多乘客投诉大型电召车平台的等候时间过长,车资也在短时间内飙涨,部分乘客转用小型电召车平台应对,让有关公司在逆境中获益。


DACSEE电子召车公司经理蔡伟明向《中国报》指出,该公司在吉隆坡原有逾600名活跃司机,如今只有300余名司机成功获得商用车辆执照,当中有一部分尚未获得电召车准证,但还是照常上路载客。

他透露,由于一些电召车平台的司机数量不多,需求量上涨而导致车资昂贵,一些乘客只好上网查询和转用其他的电召车平台。

“我们没有打广告,乘客无法忍受大公司昂贵的车资就转用其他平台。我们在这两天大约吸引了25%至30%的新乘客。”

执法后电召车贵了久等 小型平台不涨价乘客增乘客投诉仅相差5分钟,车资就从9令吉暴涨至16令吉,更4度被取消订单。(截图取自推特)

蔡伟明说,虽然旗下司机会对公司没有调高车资而略感不悦,但他认为乘客不该因平台司机不足而被迫支付更高的车资,所以没在执法后调高车资,坚持把车资维持在公道价格。

商用车辆执照措施原于7月12日开跑,当时许多电召车司机因迟迟未取得商用车辆执照和电召车准证(EVP),不敢上路,导致许多乘客面对较长等待时间和车资高涨的困境。

交通部长陆兆福当天也宣布商用车辆执照执法有3个月缓冲期,允许还未考取执照的司机这3个月继续上路,不会被开出罚单。

3个月缓冲期结束后,许多电召车司机仍然未取得有关执照,以致乘客再次面对车资高涨问题,有者投诉仅相差5分钟时间,车资就飙涨将近一倍或两倍,有者则指过去的两趟车资,如今只够支付一趟的车资。

执法后电召车贵了久等 小型平台不涨价乘客增乘客投诉过去14令吉足够支付两趟车资,但现在只够一趟的车资。(截图取自推特)1万2000 MyCar司机70%获执照

电召车公司MyCar创办人莫哈末诺亚指出,该公司旗下的1万2000名司机中,有70%已获得商用车辆执照,希望能在10月尾达成在巴生谷拥有1万名符合电召车合法化条件司机的目标。

《新海峡时报》报导,他说,该公司在过去几天一直努力确保有更多旗下司机能通过相关考试及取得执照。

大马Grab司机协会主席阿里夫说,目前只有6万名GRAB司机取得有关执照,并相信电召车司机短缺的问题能在未来3个月内解决。

《每日新闻》引述优步、GRABCAR和Zepp On司机协会主席赛罗斯里的言论声称,电召车公司估计损失约9万名司机,进而导致车资暴涨最高30%。

他也促请政府阻止GRAB向旗下司机征收20%佣金,并制定合理的车资和佣金指南。

GRAB早前透露,在商用车辆执照正式执法前3天,该公司旗下41%的电召车司机已获得商用车辆执照,13%正在完成培训、17%正等待进行考试、7%已通过考试,等待当局发出执照。